2008年5月10日 星期六

Les Châteaux de la Loire

 

Châteaux de la Loire 

羅亞爾河全長1,020公里,河流流域71,228平方公里,是法國最大最長的河流。密密麻麻多到數不清的城堡、古城、修道院遺跡,以及沿線分佈的許多重要自然生態,從Sully-sur-Loire到Chalonnes的一大塊羅亞爾河谷地於是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遺產。羅亞爾河的城堡分成政權所在的軍事防禦碉堡和休閒狩獵狂歡作樂的渡假城堡兩種,有炫耀國王錢太多富麗堂皇的、不見人煙幽靜隱蔽的、只剩下斷垣殘壁荒涼惆悵的,是各式各樣應有盡有的城堡Buffet,可惜我只有三天的時間,沒有辦法城堡看到飽,很難決定到底要挑哪幾個去。為了參觀城堡的時候不要被法國皇室背景搞得昏頭轉向,要先上一小段歷史課:( 我寫完之後發現這篇根本就像歷史系的實地考察,沒有興趣的人還是快點走開才不會無聊到。)##ReadMore##

  • Charles VIII (1470 -1498)

CharlesVIII 十三歲什麼都還不懂就即位的獨子Charles VIII長大後成為年輕的軍事家,他整個野心狠大地企圖征服義大利,結果使法國捲入了長達半個世紀的義大利戰爭,傳說從美洲土著那裡感染了歐洲人沒見過的梅毒的哥倫布船隊探險隊隊員,參加了Charles VIII 征戰,法軍在班師回朝的路上紛紛發病而死,偏偏又遭到了來自米蘭、威尼斯、奧地利以及教皇軍隊的對抗,法國軍隊全軍覆沒,Charles VIII 成了俘虜,不久以後也死於梅毒;另外一個說法是他走路不小心前額撞到太低的樑,昏迷不醒之後就死了,不管怎麼樣,他才二十八歲還沒有繼承人就用不是很光榮的死法死掉了。

  • Louis XII (1462-1515)

Louis XIICharles VIII的堂哥,他繼承了爸爸的冊封原本是個公爵(le duc d’Orléans) ,後來娶了Charles VIII的寡婦皇后Anne de Bretagne,還接手了他國王的寶座,也全面繼承了他征服義大利的計劃,他想達Porc-épic de Louis XII到的目標甚至比Charles VIII還要狂妄,義大利戰爭變成了許多大國捲入的歐洲戰爭,但是在內政上他作了很多努力,像是改革司法系統和減輕稅賦等,是被稱為人民的爸爸(Père du Peuple)的好國王,他的國王象徵是具有攻擊反抗力但我覺得狠可愛的小豪豬(porc-épic)。 

  • François Ier  (1494-1547)

François IerLouis XII的堂侄也是女婿,據說是個開明受人民仰戴的國王,他是法國的第一位文藝復興國王,第一位算是具有人文主義思想的國王,在他的統治時期,法國的文化事業大有長進,前兩任國王Charles VIII 和Louis XII 花費了極大的精力企圖用武力征服義大利,卻絲毫沒有看到這片文藝復興發源之地所散發的bling bling光芒,他們只是在簡單模仿幾個世紀以來法國國王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擴展土地,加強王權,所以被認為是最後兩位中世紀的法國國王,不過他們為即將風靡法國的文藝復興風氣奠定了的基礎:在與義大利接連不斷地攻城掠地時期,法國人和義大利人在這樣特殊的條件下發生了密切接觸,隨著這種接觸的加深,源於義大利的一些新思想傳播到法國,François I 就是在這個時期接受的教育而特別推崇這些新思想,他也是藝術的狂熱愛好者,現在羅浮宮Louvre裡的法國王室收藏實際上是從他的時代才開始的,他還鼓勵所有藝術家來法國居住和創Salamandre de François Ier作,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跟他成為好朋友的Leonardo da Vinci。François I 推行了一系列野心勃勃的土木工程:他把在巴黎近郊的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修建成現在的樣子,還續建法國王室一直在修造的Château d'Amboise,並開始對Château de Blois進行翻修,由他開工建設的Château de Chambord是極具文藝復興風格的超華麗城堡,而他的另一偉大貢獻是把巴黎市中心的一座防衛性建築改建成皇宮Palais Royal,就是現在的Louvre羅浮宮博物館。在François I 的城堡裡都會看到他代表著力量的國王象徵火蜥蜴。

  • Henri II (1519-1559)

Henri II Catherine de Medicis因為大兒子十八歲還沒結婚生小孩就去世了,François I 的第二個兒子Henri II 於是繼位,承接著他爸爸的政治和文化立場,但在宗教上,是一個頑固的天主教徒,無法接受在François I 掌政時期分出的新教派,新教徒們遭到Diane de Poitiers他無情的迫害,他是個非常沉靜很少笑容的國王,在位才十二年就莫名其妙地在他為女兒的結婚慶典而舉行的比武(tournoi)中被斷矛刺傷眼睛,十天後死去。Henri II 的皇后是對文藝復興超級有貢獻的義大利望族梅第奇家族的小姐Catherine de Médicis,她扮演著法國皇史上慈禧太后的角色,而Henri II心裡真正愛著的是大他二十歲的情婦Diane de Poitiers,他從小朝夕相處的保姆。

  • François II (1544-1560)

Francois II 以爺爺命名的François II,十五歲就死了爸爸而成為小國王,皇太后Catherine de Médicis擔任攝政,而政權其實掌握在一出生就也死了爸爸成為蘇格蘭女王,五歲就因為要逃避英格蘭皇室的強迫婚約而被送到法國和小她一歲的政治聯姻未婚夫François II 一同生活的Marie Stuart的叔叔伯伯手中,體弱多病的François II 在上位隔年就因病去世,小小法國皇后Marie Stuart也被送回蘇格蘭繼續她一生悲慘的生活。

 

  • Charles IX (1550-1574)

Charles IX François II 的弟弟,哥哥病逝後他十歲就當了國王,完全受自己野心勃勃的母親Catherine de Médicis控制,他在位時法國爆發了宗教戰爭,Catherine為了緩和天主教和胡格諾新教徒(Huguenots:當時在法國信仰新教喀爾文派的人)的緊張關系,允許新教派領袖,也是對法國外征有功的海軍上將Gaspard de Coligny返回宮廷,但是她很快就後悔了,因為Coligny 對Charles IX產生了極大的影響而有了獨立執政的徵兆,Catherine為了恢復自己的控制,策劃暗殺Coligny,還密謀了恐怖的大屠殺Massacre de la Saint-Barthélemy,她把女兒Marguerite de Valois(就是後來有名的瑪歌皇后la Reine Margot) 嫁給新教徒家族的Henri de Navarre,表面上是要調和兩種信仰之間的衝突,但是其實暗地裡想利用這個新教徒紛紛來到巴黎的機會痛下毒手,她說服了Charles IX批准屠殺胡格諾新教徒,這場法國天主教暴徒對國內新教徒的恐怖暴行,持續了幾個月,有上萬個法國人死掉。傳說Catherine要毒害女婿Henri de Navarre的計謀沒有成功,卻誤殺了自己的兒子,一生軟弱的國王Charles IX就這樣死了。

  • Henri III (1551-1589)

Henri III Charles IX 的弟弟,繼他兩個沒做什麼又很早死的哥哥之後二十三歲登基成為國王,他是皇太后Catherine de Médicis最喜愛的兒子,卻一點也不理會媽媽的政治干預,以中間立場試圖化解天主教和法國新教徒之間的打來打去,大抵穩定了法國內部的宗教戰爭。他非常愛漂亮,注重穿著打扮,喜歡華麗時尚的衣服飾品,他和總是圍繞在他身邊的一群被稱為小可愛(Les Mignons)的年輕男寵們最大的樂趣就是穿著鑲滿蕾絲花邊和艷麗羽毛的盛裝在巴黎招搖地逛大街,他偶爾也會為自己放蕩的生活方式感到後悔,就搖身一變以虔誠的宗教信徒形象出現在宗教場合裡:打著赤腳,長袍加身,象牙念珠直垂腰際,就好像是在進行一場公開的懺悔,作為狂熱宗教活動的一部分,他曾多次徒步去Chartres朝聖,向聖母祈禱希望能賜給他一個兒子作為繼承人,但聖母再法力無邊也沒辦法讓這個只喜歡幫他的皇后Louise de Lorraine梳妝打扮而不跟她睡覺的Gay國王有後代。在宗教的爭鬥中,他曾下令在Blois城堡裡刺殺前來談判的天主教神聖聯盟的領袖,自己則不久之後就被修道士Jacques Clément刺殺身亡,統治法國兩百多年的Les Valois家族朝代宣告結束。

  • Henri IV (1553-1610)

Henri IVHenri II 和Catherine de Médicis明明不相愛卻生了不少個的王子們不是夭折重病就是被刺殺遇害全都死光了,他們的家族Les Valois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繼承王位了,唯一一個來自波旁家族Les Bourbons娶了瑪歌皇后的法國女婿Henri de Navarre撿到便宜成了合法的繼承人,為了順利入主巴黎當國王,原是新教徒領袖之一的他改信天主教,很多人認為這是醜陋的背棄,而他聲稱「為了巴黎作一場彌撒是值得的」(Paris vaut bien une messe),最後在他的努力之下,終於結束了困擾法國多年的宗教戰爭,1598年他頒佈了南特敕令(Edit de Nantes),承認法國國內新教徒的信仰自由,並在法律上享有和天主教公民同等的權利,這條敕令是世界上第一份有關宗教寬容的敕令,Henri IV讓為了宗教鬧得四分五裂的法國逐漸團結起來,經濟大幅發展,是個深受人民愛戴的好國王(Bon Roi Henri)。

接下來三天的行程都是以Tours這個西元一世紀就已經開始建立的古老而又到處都是Bar、餐廳、商店和年輕人的熱鬧城市為中心,再坐車去附近的城堡玩,火車站一出來的右手邊有大大的遊客中心,可以找到這附近所有城堡們和羅亞爾河谷地旅遊的相關資料,還有比較便宜的城堡門票。


Day 3: Amboise

Château d'Amboise

Château d'Amboise從Amboise火車站走一小段路就會看見在河的另一邊的舊城區,Amboise城堡就在參差的舊石頭屋子中完全不炫耀地露出頭來,作為我的第一個城堡它的外觀著實太低調了。生在這裡也死在這裡的Charles VIII 是城堡的主要設計和建築師,也是在Amboise城堡居住時間最長的一位國王,他把古老的城堡擴建成為一個歌德式的宮殿,城堡裡到處都有他和皇后Anne de Bretagne在這裡共同生活的痕跡,他蓋的小禮拜堂La chapelle Saint-Hubert裡有最吸引遊客的點:François I 把他的好朋友Leonardo da Vinci 埋葬在這裡,大師就沉睡在自己腳邊地底下的這個意識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很想為他默哀一下但禮拜堂裡的觀光客實在太多很難假裝保持神聖。話說在這裡長大的François I 為城堡加入了義大利文藝復興的風格,並把這裡作為法國皇家宮廷,是Amboise城堡的全盛時期,但是在法國宗教戰爭時,那些要到城堡裡來綁架小國王François II 的上千個新教徒們全都被殺死,城堡的城牆上掛滿了屍體,Amboise小鎮也屍首遍野,這裡的繁榮盛世就在這血腥的悲劇中逐漸暗淡,幸好我是在回程的火車上才看到書裡的這個故事,我拜訪的Amboise依舊是個有著超級好吃傳統法國菜小餐館l'Epicerie(46, Place Michel Debré)和充滿著Leonardo da Vinci記憶的愜意小鎮。Façade de la chapelle St HubertChapelle St-Hubert



Château du Clos Lucé

Château du Clos LucéFrançois I 和被他邀請來法國的Leonardo da Vinci是親密的忘年之交,國王把自己小時候住過的城堡讓給達文西當作在法國的家,和Amboise城堡聽說有地下秘密通道的Clos Lucé就成為達文西安享晚年的住所,在這棟最後的新居裡,他開始整理幾十年來累積的上千張手稿(有著精密插圖的左手反寫手稿整個超酷的! 所有的字母都是左右相反逆著寫的欸!),並且著手為François I 設計新皇宮Château de Chambord。現在這裡是達文西的博物館, 保留了當時他的大廳、寢室、工作室和飯廳,也展示了40樣由IBM公司依據 Clos Lucé-boats達文西所繪製的草稿製作而成的驚人機器們,我這個沒什麼科學研究精神的死小孩只知道達文西他狠厲害什麼都會,並沒有興趣仔細專研他偉大的發明們,我喜歡的是達文西的花園,一大片的青綠草地,各式各樣高聳到天空裡的大小樹木們,湖水邊的垂柳,坐在樹蔭下湖岸邊聽達文西講故事,在樹林中漫步隨風飄揚的小白花絮微風徐徐,連時間都凝結了一般的美好。



Day 4: Blois

Château de Blois

Château de Blois-Louis XIIBlois是個非常討人喜歡的小鎮,比Tours小巧可愛些,又比Amboise更親切豐富,怎麼也想不到這裡是幾百年前上演著皇宮貴族們爭權奪利邪惡戲碼的舞臺,在政治中心遷往巴黎之前,這裡作為法王執政中樞和七位國王的宮廷所在,是權力的象征,從Louis XII當上國王著手修建這個他出生的城堡開始,上面歷史課囉囉嗦嗦講的皇室醜聞就發生在這裡,壞皇后Catherine de Médicis也是在這裡黯然死掉的,了解歷史故事其實是為了稍微接近一點這些年代久遠人事已非的城堡,不然看那麼多不知道意義又不能試坐的華麗座椅床鋪們其實是狠無趣的,而幾經修改重建後,不同時期的建築特色是Blois城堡參觀的重點(從照片裡真的很難相信這些風格迥異的建築是同一個城堡):留有中世紀時作為防禦碉堡的痕跡,外觀最顯見的是有五層樓高用來打仗的堡塔La Tour du Foix,爬上這裡的圍牆可以看到整個Blois小鎮的風光明媚,內部有以前國王召開集會的全民大會堂La Salle des Etats Château de Blois-GothiqueGénéraux,是全法國最大最古老的哥德式大廳 之一;在這座城堡四合院集合體裡最醒目的是紅磚白牆超級繁複哥德式裝飾屬於Louis XII 和Anne de Bretagne的城翼,狠誇張的風格但我整個人像被蠱惑地被它吸引著;François I 的皇后對於這個她渡過小孩子時光的城堡非常眷戀,於是François I 就為她修Château de Blois-Renaissance築Blois城堡而有了文藝復興風格的部分,像象牙雕刻藝術品的精美露天樓梯(l'escalier à vis)讓我頻頻回首非常捨不得離開,如果說Louis XII 的哥德式城堡是浮誇,François I 的文藝復興風格就顯現出沉靜有深度的美;一直要造反而被放逐到這個皇室宮廷搬到巴黎後就被遺棄的城堡,住到死掉的Gaston d’OrléaChâteau de Blois-Classiquens修造的古典風格就只能說是樸實得有點無聊。以前在巴黎大學La Sorbonne上藝術史的選修課時教授曾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解說Blois的歷史背景和豐富的建築風格,說得我都要睡著了,實地拜訪的時候很興奮地想起當時聽得迷迷糊糊的講解,還有他胖胖的身影(笑),到了法國以後才發現我以前以為只不過是蓋房子嘛的建築這玩意兒實在值得讓人對它充滿熱情耶。



Château de Chambord

Château de Chambord-toit中午從Blois的市中心坐公車前往傳說中羅亞爾河最大最美最壯觀的Chambord,這是在行前幾度以為要放棄的城堡,這個位在樹林裡作為渡假打獵用的城堡附近並沒有火車站,而好不容易找到的TLC觀光巴士要五月中才會開始,還好後來打電話去Blois的旅遊中心問到一天有一班去兩班回的公車(喜),在Saint-Sauveur教堂開滿花兒的公園旁上公車,出 了城鎮經過鄉間田野進入了樹林裡,在公車上和美國老夫婦亂聊天很快就到了:哇! 這才是夢幻中的城堡嘛!!!!!!! 雖然我總是自以為孤傲清高地不屑去大家一窩蜂擠著去的地Château de Chambord-escalier方,但是大家都愛的Chambord簡直就像童話故事裡公主和王子被以為一定會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城堡啊! 這個坐落在羅亞爾河畔,隱身在大片樹林裡,有著282座煙囪、426個房間、32公里長的圍牆、占地5,440公頃相當於巴黎市區那麼大的,可能是出自達文西設計草圖的繁複華麗文藝復興風格大城堡是年輕氣盛的國王François I 夢想中的狩獵行宮,據說他非常癡迷於打獵,威尼斯的大使曾說:他總是在打獵,不是鹿,就是女人(Il chasse tourjours, soit le cerf, soit les femmes),真的是很中肯吶,不怕被砍頭嗎他。由於François I 國王一Château de Chambord-calèches直在征戰,而且以前也沒有公車可以到Chambord,他在位32年只在這裡待過72天,城堡的工程太浩大,他沒有機會看到完工的作品就死了,由他的兒子Henri II 和後來也愛打獵的太陽王Louis XIV繼續興建成現在的樣子。城堡裡最有名的就是達文西設計狠厲害地用來讓國王偷情時可以看到對面的來人,卻永遠不會遇到對方的貫穿城樓直通屋頂的雙螺懸樓梯(l'escalier d'honneur),強! 除了參觀城堡這裡有很多好玩的活動,我超想騎馬去森林裡玩耍的,但是要七月夏天才開始(殘念),作為補償我像貴族一樣坐了皇家馬車,馬車夫伯伯駕著兩匹才五歲就狠大隻的感情好兄弟馬,帶著我們逛城堡花園和沒有開放參觀的沼澤地狩獵森林,裡面有上千頭的野  Château de Chambord from the sky豬和鹿群,但他們很壞都不出來讓我看看,我狠期待餒,剛出發在花園裡的時候馬兒們一直一副很吃力的樣子慢慢走著,我還因為以為是我們太重而覺得很罪惡,沒想到一進了森林他們整個開始奔馳,轉彎的時候還甩尾,真是嚇死我了,他們狠厲害地聽得懂法文,馬車夫伯伯還讓我拉繩駕馬,可是他們都不聽我的發號施令,哼! 下了馬車之後去開小慢艇,我整個人一直把船開去撞城堡的圍牆,超好玩的! 哈! 而且河上風景整個狠美,我下次還要來Chambord 騎野豬!( 如果到時候法國人瘋了舉辦這種活動的話。)Château de Chambord

 

 

 

 

 

 

 

 

 

 




Day 5

Château de Chenonceau

Château de Chenonceau-sphinx我想如果Chenonceau城堡可以看見自己在河水中的倒影,她也會被自己無與倫比的美麗迷倒吧! 這裡是有名的女人們的城堡(Château des Dames),前前后后的六個女主人讓Chenonceau成為眾多城堡裡特別溫柔優雅的一個:Charles VIII 的稅務大臣Thomas Bohier 買了防禦碉堡要改建為城堡,但因為他工作忙,城堡的修建多由他太太,這裡的第一個女主人Katherine Briçonnet 籌畫監工,Chenonceau大抵成型,但在夫妻倆死後城堡因債務問題轉讓給François I ;François I 的兒子Henri II 就把城堡拿來送給情婦Diane,她開始大興土木,在城堡東側闢建一座幾何圖形法國式(à la Française,就是什麼都修剪的很整齊的那種)DianeHenri et Diane花園,又加了一個露天長橋,將原有的建築延伸到河(le Cher,羅亞爾河Loire的分支)的另一端,成為一個跨河的城堡,國王在城堡內裝修好一間房間當作禮物送給Diane,裡面的壁爐及天花板上都巧妙的鑲有H與C交疊的字母,看上去像是國王Henri II 和皇后Catherine de Medicis兩人名字的開頭字母H和雙C,但交錯Château de Chenonceau-cuisine在一起則成了H 與D,就是Henri和Diane,真的是很心機,Diane在這裡幸福快樂的日子在Henri II 不小心死掉以後就結束了;失寵怨恨多年的皇后Catherine立刻把Diane趕走成為城堡的第三個女主人,她把露天長橋加蓋成樓整建成室,在橋的兩邊各修飾九扇典雅大長窗,讓室外的陽光永遠離不開明亮而寬敞長廊,這裡是交際應酬,宮廷宴會、舞會歡樂的場所,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傷兵臨時救護所,又在城堡西側建造另一座法國式Catherine花園,百花綠樹在花園裡努力地生長綻放就是要跟另一邊的Diane花園爭艷,古堡的地下室壯觀的廚房是我最喜愛的部分,滿牆大大小小的銅鍋和菜刀們,鑲在牆裡石頭砌的烤麵包爐,超級厲害用水桶裝滿河水的重量拉動齒輪自動旋轉的BBQ烤架,以及定時有人更換我很想偷摸走幾顆的新鮮水果們,Catherine喜愛美食,這裡讓當年陪她一起從義大利來的廚師們大顯身手,據說這間廚房開創了法國美食的新局面,精緻了法國餐飲細膩繁瑣的禮儀;Catherine臨終前將自己被情變後苦心經營的城堡移交給她的媳婦,Henri III 的皇后Louise de Lorraine,幾個月後國王在巴黎被刺身Château de Chenonceau sur Cher亡,悲傷萬分的Louise把自己的房間全部塗黑(雖然說她老公是Gay,但她還是狠愛他吶),在此服喪守寡十一年,是一間非常可怕的陰森森房間;城堡的第五個主人是作家George Sand的曾祖母Claude Dupin,她是個超級大美人(Louis XIV的房間有她的畫像),喜愛文學、戲劇、繪畫,聘請盧梭當她的秘書,當時孟德斯鳩、伏爾泰等大人物都是ChenonceauChâteau de Chenonceau-labyrinth的座上常客,雖然Dupin夫人對這裡並沒有重大建設修葺,但聽說因為她平時濟弱扶貧做功德,讓當地居民在法國大革命時義無反顧全力護衛城堡而逃過劫難;文藝界的貴婦人Marguerite Pelouze是城堡的最後一位主人,她的重建整頓,讓城堡呈現了如今所見的風貌。房間裡那些幾百年沒洗過的床罩椅墊們看多了有點膩,但有很多房間的view都非常宜人,ipod導覽狠先進也不錯完整,讓我很認真地參觀完城堡,有包括中文的多種語言,並不是以為自己法文很好,只是聽他念凱瑟琳·德·梅第奇、黛安娜·德·普瓦捷等中文譯名實在狠不舒適而放棄了中文版,至於Diane和Catherine的花園漂亮是漂亮但沒有到驚艷動人,反而是入口處的兩大排樹林和由兩千多株小杉組成的迷宮我非常喜愛,還終於達成了我在樹迷宮裡玩躲貓貓的心願(喜)。Château de Chenonceau


羅亞爾河谷地的旅遊資訊狠豐富,大部分的小鎮觀光首頁都很完整,還有城堡們也大都有官網,除此之外還有這兩個:城堡的集合網站UNESCO的羅亞爾河世界遺產網頁,法國背包客網站Routard也幫了我很多忙。玩這裡的方式很多種:基本上不要太冷門的城堡都找得到大眾交通工具到達,但是自己開車時間比較彈性,可以減少不必要的走到腳殘和舟車勞頓的等待,沿著河岸騎腳踏車是很多玩家推薦的最好遊覽方式,可惜我是個不可思議竟然不會騎腳踏車的人(唉),如果不錯有錢試試坐熱氣球或是直升機從天空俯瞰城堡應該也是很厲害,當然還有坐船遊河,我偷偷覺得觀光遊船們都很醜,我想坐有帆的傳統小船,看過電視上的深度報導,那種悠閑我非常嚮往,但這次的時間橋不好(淚),話說羅亞爾河谷地可以玩的實在太多,下次再來吧:D

2 則留言:

Charisma 提到...

我真的是托著臉頰有點半口呆滯的把你這篇看完了。

Charles, Henrl , Louis 宗教戰爭、文藝復興,基本上這些名詞對我而言實在是…有夠復古的。簡直把我拉回過去的歷史課本(好像也沒你講的細喔)。不過說真的,Henri三世是Gay的國王嗎?哈。而且,他也蠻妙的,從1551年倒退活到1489年,哈哈。

好啦,不抓你語病了。不過你有打小錯字喔。

『在樹林中漫步隨風飄揚的小白花絮微風徐徐,連時間都凝結了一般的美好。』這句話形容的很有感覺。蠻喜歡的,但下面這句話我就不喜歡了。

『哇!這才是夢幻中的城堡嘛!!!』

不要用這種讓人羨煞在電腦桌前的口氣ok?我還在台北車站吃便當咧。你給我去看城堡,簡直讓人…(怒)。而且竟然還體驗馬車甩尾,哪是什麼感覺?真是…。

最後…『不可思議竟然不會騎腳踏車的人。』

噗~~~~哈哈哈

Rea 提到...

哈,你真的狠認真看欸,整個我都感動了(謝你一鞠躬)。

這些歷史是我到了法國以後一直主動被動在接觸的,只是剛好這次去了城堡有機會整理其中一小段,話說我以前明明是社會組,但史地成績簡直七八亂糟,現在不用考試了反而覺得這些很好玩,自己亂看了一些有的沒的,還寫下問題想回去的時候去問高中歷史老師欸,哈!

我知道我自己是玩耍到有點可惡的地步,但我心裡其實也很心虛沒有像你那樣認真求上進吶,你現在腳踏實地努力生活狠好啊:P

我很快也會滾回去用力把苦哈哈的日子過得很開心的!